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UPA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帖子 博客
LUPA开源社区 首页 业界资讯 开源资讯 查看内容

可以将道德条款纳入开源许可证吗?

2019-9-29 19:45| 发布者: joejoe0332| 查看: 222| 评论: 0|原作者: ZDNet|来自: ZDNet

摘要: 开源开发者 Seth Vargo 发现 Chef 公司最近与 ICE(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签订了合同后,进行删库抗议,从 Chef DevOps 中撤回了他的开源项目 Chef Sugar。后来 Chef 公司表示明年不再续签合同。然而事情并未就此 ...

开源开发者 Seth Vargo 发现 Chef 公司最近与 ICE(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签订了合同后,进行删库抗议,从 Chef DevOps 中撤回了他的开源项目 Chef Sugar。后来 Chef 公司表示明年不再续签合同。然而事情并未就此而止,这引起了人们对开源道德层面上的关注。有行动者打出 #NoTechForICE 的口号,并已拟好一份 Hippocratic License,要求将道德条款添加至开源许可证中。

Hippocratic License 建立在对 MIT license 的修改之上,作者 Coraline Ada Ehmke 介绍该许可证“专门禁止使用开放源代码软件危害他人”。同时,她还呼吁修改开源定义(The Open Source Definition)中第 5 和第 6 两条“非歧视”条款。

Ehmke 表示,长期以来,软件开发人员已经与自己编写的代码造成的后果相脱离,但实际上,“我们创建的软件对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具有真正而持久的影响”。她认为,政治和软件纠缠不清,所有技术本质上都是政治性的,不存在所谓中立立场。如果这些情况伤害到他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为此,她希望能够用开源许可证来进行规制。

开源倡导组织(Open Source Initiative,OSI)迅速驳斥了 Ehmke 的做法。他们在 Twitter 上写道:“Hippocratic Licence 的简介可能会使某些人认为该许可证是开源许可证,根据 Hippocratic Licence 分发的软件是开源软件。但两者都不是,我们要求您修改语言以消除混淆。”

Ehmke 回击:“OSI 和 FSF(自由软件基金会)不是‘什么是开源’和‘什么是自由软件’的真正仲裁者。我们才是”。随后她补充说,当前的开源结构无法禁止自己的劳动成果被 ICE 这样的组织使用,这不是一个开源许可证的问题,而是开源的问题。

先把 Twitter 上的争吵放在一边,我们来谈谈道德准则是否能够被纳入开源许可证。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之事。例如,2009 年的 Exception General Public License(eGPL)就曾尝试在 GPLv2 上发挥作用,试图禁止诸如军事用户之类的“例外”使用其代码。最终失败了。

诸如 JSON license 之类的其他许可证也鲜为人知,它注明“该软件应用于善良,而非邪恶”,但没有人强制执行。

今年伴随 996.ICU 运动出现的 Anti-996 协议也可以说是基于道德层面。专门研究开源软件许可的律师 Heather Meeker 认为,“它已经实现了重要目标,那就是要引起人们对此事的关注”。但作为开源许可证,它还存在问题,因为“许可证中的道德条款不能用来强迫被许可人,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它们更多是一种观点的表达,而不是用于控制被许可人行为的有效法律工具”。

关于开源许可证,开源法律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埃本·莫格伦(Eben Moglen)指出,根据 FSF 对自由软件的定义,对道德进行要求的许可证将违反其中有关 Freedom zero 的规定。Freedom zero 即出于任何目的运行程序的权利,它在四项自由权力中排在首位。

顶尖技术律师事务所和开源法律专家 Gesmer Updegrove 的创始合伙人 Andrew 补充说,“从广义上讲,许可人可以在许可证中包含任何他想要的条件。但是,这种限制不能包含在声称符合 OSI 开源定义的文档中”。

具体来讲,又回到了上述开源定义(The Open Source Definition)中的第 6 条“不歧视领域”:该许可证不得限制任何人在特定领域内使用该程序。

Andrew 解释,这样做的理由是“禁止‘不允许开源软件在商业上使用’的行为。我们希望商业用户加入我们的社区,而不是被排斥在社区之外”。顺便说一下,这是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之间的核心区别之一。

“你可以制订‘禁止使用’条款,并要求被许可方在任何下游许可中都包含类似术语”,但在现实中这是难以执行的。Andrew 举了个例子:“假设按照通常的开源方式发布代码,那么很快将会出现许多副本,而你几乎无法追溯所有副本。如果代码被捆绑在某个你认为是有害的商业产品中,你也无从得知。”

软件自由保护组织(Software Freedom Conservancy)执行董事 Karen M. Sandler 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在他看来,有选择地保留软件自由是不合适的,而且这些道德许可证会引发执行问题。更重要的是,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达成同样的目标。Sandler 建议可以为开发人员建立道德社会,或通过参与政治程序来禁止不法行为。

对于将道德条款纳入软件许可证中,Sandler 再次强调这不是那么实际,毕竟“锤子既可以用作建筑工具,也可以用作谋杀的武器。”

消息来源:ZDNet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 快毕业了,没工作经验,
    找份工作好难啊?
    赶紧去人才芯片公司磨练吧!!

最新评论

关于LUPA|人才芯片工程|人才招聘|LUPA认证|LUPA教育|LUPA开源社区 ( 浙B2-2009018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