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LUPA开源社区 返回首页

wised的个人空间 http://www.lupaworld.com/?561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的博客

公知搞乱中国的“四大仇恨策略”ZT

已有 2092 次阅读2014-5-29 11:48 |个人分类:Articles|系统分类:IT技术| 中国

公知搞乱中国的“四大仇恨策略”
孙锡良




公知散播仇恨其实并没什么很高明的手法,就四招,一招是让人仇恨毛泽东,一招是煽动人仇恨新中国,一招是利用突发事件让人仇恨政府,一招是借西方国家让人仇恨社会。

一个国家的精英阶层集体性以“口含正义”的方式散播仇恨是亘古未有的奇事,这种奇事正在中国愈演愈烈,正以不断加快的速度撕裂国人的情感,正以不断尖锐的手法制造族群对立,倘不重视并予以制止,社会危机不会很远。

公知散播仇恨其实并没什么很高明的手法,就四招,一招是让人仇恨毛泽东,一招是煽动人仇恨新中国,一招是利用突发事件让人仇恨政府,一招是借西方国家让人仇恨社会。

第一大利器是借毛泽东撕裂中国。

抹黑毛泽东是近几十年来的老问题,我2010年写过文章《想打败中国,必先撕裂中国人》,主要内容就是提醒执政党警惕部分精英借毛泽东话题撕裂中国的图谋,执政者并没有意识到撕裂的严重性,继续允许公知把毛泽东作为撕裂中国的工具。

因为政府的缺位,加之公知抹黑毛泽东的手法娴熟,撕裂效应极好,对部分人的思想煽动力极大。他们善于极力放大毛泽东时代的个案,有意制造虚假历史,通过电 影、电视、网络、书本等媒体进行广泛传播,用最能丑化毛泽东时代的剧本、作品和影视去讨好西方人,从而达到反过来影响国内读者观众的目的,他们的目标是: 把中国历史、现实和未来的所有问题全扔给毛泽东,让毛泽东一个人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让想借否定毛泽东当伟人的人全成为伟人,只要你反毛。

他们的目标当然不只是把毛泽东否定,还要把毛泽东时代全盘否定,把毛泽东时代塑造的英雄人物全部否定,把毛泽东时代的一切成果全部否定,凡毛泽东时代否定过的所有人与事全部被公知转成正面宣传对象。

第二大利器是胡编历史。

有一次在校园散步,碰到信息学院一刘姓教授,他问我为何至今还对毛泽东有好感,我就反问他为什么对毛泽东没好感。他唾沫横飞地讲道:我告诉你一些历史知 识,俄国人侵占中国160万平方公里领土,毛泽东不但不收回,还要与苏联结盟;外蒙古独立,是因毛泽东与斯大林签订同盟条约后造成的;毛泽东让中国参加抗 美援朝,失去了收复台湾的机会;大跃进饿死3000万人,毛泽东相信亩产十万斤;反右和文革,毛泽东整死2000万人;毛泽东砸了寺庙,让中国人没有信 仰;“两弹一星”跟毛泽东没什么关系,主要是一些老元帅和科学家的功劳;茅于轼说毛泽东乱搞很多女人。

听了他的话,我对他说:你根本不配评论毛泽东,亏你还是个教授。

我总在想,一个高校的教授说出一连串如此无知的话,他的依据是什么?他不可能自己考证出这些事件的“历史真相”,他的依据应该来源于网络或出版物,这些东 西不都是公知们炮制出来的网上谣言吗?不正是一些胡编乱造的历史出版物所为吗?除了这位刘教授,现实中象刘教授这样的轻信者还大有人在。

近几十年来,一批精英,尤其是仇恨毛泽东和仇恨社会主义的精英,他们吃准了国人思想较为极端和较为浮浅的现实窘境,不惜一切代价、使出一切手段编造“历 史”,对毛泽东进行全盘否定,对国家制度进行全盘否定,让“否定新中国”成为一种社会热潮,让“否定毛泽东”成为一种历史需要。

在经济决定一切的时代,多数人并不愿意独立思考历史,更不愿意用心阅读历史,习惯于吃媒体快餐,尤其是对“否定”感兴趣,“否定”成了最容易打动人心的刺 激手段,由100事情组成的历史事件,99件正确无误,只要有一件被公知找出了其中问题,或者说有一件被证实为虚假,那他们就可以歇斯底里地用这 1个“问题”否定另外99个真实,“攻击一点杀伤一片”是公知煽动社会仇恨的高超伎俩。

公知们“造历史”通常会用以下几种方式:百度历史、口述历史、发明历史、粘贴历史、剪切历史、印刷历史、表演历史。

于今,多数人一碰到问题就问“度娘”,度着度着,百度就成了历史的裁判者。事实上,百度的词条和文章是可以人工编辑的,一篇真实的历史资料可能一通过编辑 就变成与真相完全相反的“历史”,尤其是牵涉到重要政治事件时,可利用的空间就更大,百度在改变国人认识方面已经起到非常重大的影响作用。

由香港某卫视引导的“口述历史”现已在其它电视台被陆续仿制,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可以由一个人或几个人之口完全改变性质,或者说完全改变面貌,他们竟可以把 此“口述”说成是“还原历史真相”,比如说朝鲜战争,在几个口述者嘴里就是个笑话,说中国志愿军死亡100多万人,几乎全军覆没。央视曾经有个名嘴也搞口 述历史,请一个老人或亲历者,嘴里讲了什么,什么就是历史真相,讲完以后,他便嘲笑一次毛泽东或毛泽东时代。

其它编造历史的手法就不一一论述,值得注意的是:“出版历史”已经很可怕了。出版社商业化以后,他们只认钱,只认资本,而资本家和富人当中很多是反毛反社 会主义的,一些有钱人花大力气出版一些颠覆前三十年历史的新出版物,民国作品热、反毛作品热、伤痕作品热持续高潮,愈炒愈烈,这些可以留存下来的东西对后 人影响极深,如果利用高科技手段再制造一些假的“有图有真相”就更加可怕了,比如把1942年饥荒修改成1961年“真相”,把抗战时期的杀人场面变成文 革时期的照片,历史已经可以造得极为逼真了,把侵华日军杀人场面说成是中国人吃人的历史。

造成这一混乱局面的根本原因是官方不作为,甚至有纵容之嫌,对历史谣言从不正面回应,其中意境不言自明。

第三大利器是利用现实个案进行仇恨宣传。

把所有矛盾和问题全引到政府身上,不惜混淆视听,颠倒黑白。外国人闹事,公知说这证明外国体制好,允许公民闹事,中国人闹事,公知又说这证明中国体制坏, 逼迫人民闹事,外国警察镇压闹事者,公知说是依法治国,中国警察制服暴力者,公知又说是侵犯人权,乌克兰的血腥过程,公知说是民主必须的代价,国内的冲突 事件,公知说是万恶制度的必然结果。

个别公知把自己离开体制内保护渲泻为“被迫害”,以期煽动更多粉丝加入仇恨体制的大军,公知利用在体制内的有利条件先把自己“英雄化”和“正义化”,当条 件成熟后,转身跳出体制反体制,让政府部门背上“专制”、“黑暗”的罪名,把自己的形象“曼德拉化”,有极大一批公知在患一种“被迫害妄想症”,把自己的 一切不顺都归咎于政府的迫害,把自己看不惯的一切现象都归咎于政府迫害造成的结果。

公知能够利用现实个案反复制造仇恨,既有其精心策划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执政者的乱作为和不作为。

第四大利器是虚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更圆。

凡中国必须坚持的合理政策,就借美欧之名否定它。比如,中国对耕地进行保护,周其仁就说是中国政府限制私权,禁止私搭乱建也被说成是侵犯私权,说美国从不 限制个人的私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正直的东南大学华生教授及时把美国的相关制度量出来反驳周其仁,证明美国不但有限制,而且限制得很细化、很机械。

凡是中国保留很好的规范,他们都要想方设法进行丑化,如果能毁坏中国的好范式,他们会无比高兴。比如,一看到日本青少年严密统一的集体感,有些人就批评中 国小孩被娇惯过度,没有前途,但一看中国学生被要求有点集体主义观念,又说共产党制约青少年创造力,影响个性发展;外国人让小孩背圣经在公知眼中是信仰, 中国教育让小孩有点社会主义信仰便说成被洗脑。

凡外国干的事都正确,凡中国人有点热情便是愤青。比如,抵制日货,搞个游行,砸了几台车,于是,几十万人都被说成是文革红卫兵,西班牙不满中国商人烧了中 国商业街,在公知眼中却变成中国商人不懂用红利回报本地人,美国警察对嫌疑人开枪被公知赞为反应迅速,中国警察对暴徒动武就被批成草菅人命,日本人争领 海,被茅于轼看成是以民为本,中国人捍卫钓鱼岛被茅于轼看成是以国为本。

总之一句话:公知就是要将现行体制全盘否定,并引导他人仇恨社会既有规范,直到把共产党政权彻底否定。

公知以“散播仇恨”的策略巩固自己的阵地已经取得很大成效,现实中的人民群众确已存在思想上的严重撕裂与对立,在讨论问题过程中常表现为剑拔弩张,对中国 历史和现实的评价越不越不具有客观性,情绪化思维非常严重,年轻人对快餐文化已接近于痴迷的程度,而给他们提供快餐的正是公知主体。中国的主流媒体和文化 教育界几乎都被公知霸占,大学里的公共报告并不是科学技术类报告吃香,是资本家、名星、公知和政客的报告吃香,越讲得离谱反骨,越能得到雷鸣般的掌声,实 属古今教育史上的罕见怪事。

有人会问:公知们为什么在中国有如此大的能量?这要跟文革后的另一次“人革”有关,“文革”中,有很多人失势,“文革”后,失势的这部分人全部倒转过来, 把前面得势的一批人几乎全面打倒,或者全面压制,这就是“人革”。能过“人革”,一大批人及其后代取得了新时代的主动权,他们又用自己的思想培养了后面几 代人,他们用自己的思想引导了史料编撰和观念更新,他们利用优势创造了资本积累和权位保证,他们主导了文化教育的话语权,他们和他们的后代还在继续报复曾 经令自己不爽的历史,报复他们不喜欢的人物。

中国如果任由公知们散播历史仇恨和现实仇恨,无论发展有多快,最终免不了同胞的自相残杀,未来,打败中国的一定不日本和美国,一定是中国人自己,若悲剧循 环,中华民族还能独立的生存多久是个大问号,一旦再败,不是做亡国奴,就是做亡国狗,懦弱的体格与变态的精神无法支撑一个强大的国家。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LUPA|人才芯片工程|人才招聘|LUPA认证|LUPA教育|LUPA开源社区 ( 浙B2-20090187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6705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