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LUPA开源社区 返回首页

osswin的个人空间 http://www.lupaworld.com/?352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的博客

开源的悲哀——袁萌100天变身实录

热度 1已有 35822 次阅读2008-11-7 22:38 |个人分类:收录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 、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作为一名开源爱好者,“袁萌”这个名字如雷贯耳。此君现仍顶着“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副秘书长”的头衔,长期被国内开源人士奉为中国开源界的领军人物之一。面对恶劣的外部环境,特别是微软的打压,刚刚起步的中国开源软件曾经对如袁萌等人士热切期望——但就在2008年初,这种期望被无情地粉碎了。
说起来微软与开源的关系,其实也是市场的自然竞争, “屁股决定脑袋”,大家各为其主,谁为谁加油,倒也不能涉及人品。但如果打着开源的旗号,甚至被一些人视为旗手,却做着为对手摇旗呐喊的勾当,这种行为就 令人不齿了。然而,至今仍有许多人,尚未看清袁萌的真实面目;特别是微软OOXML文档标准被ISO通过为国际标准期间,袁萌冲在一线唱念坐打,摇旗呐喊,蒙蔽了多少人士。不平之下,特组织此文,回顾袁萌在两个月内态度发生的180度大转弯。
为了保证本文所述观点的准确,本文所有证据,均来自袁萌博客(以袁萌新浪博客为准)。为方便阅读,所引用之袁萌变身前的言论标注为红色,变身后的言论标注为蓝色。

20081月:怒斥微软的开源卫士

2008
1月初,在总结了2007Linux产业的蓬勃发展之余,袁萌还在14日和128日,分别撰写《怒斥微软中国的“多标准”谬论》和《再驳微软“多标准”谬论》两篇博客,就微软推动OOXML成为国际标准以及微软声称已经“启动了UOFOOXML文档格式的转换器项目”等言论进行了措辞激烈的批驳。博客中写道
……微软为了自己的一家“私利”,鼓吹微软公司Office(中文办公软件包),主张“多标准”是非常荒谬的。微软的“多标准论”与我们的国家意志完全背道而驰。(怒斥微软中国的“多标准”谬论 2008-01-04)

此外,针对OOXML第一次投票失败后ECMA针对各国相关组织对OOXML评论(实际上2,293页)的“正式回应”,袁萌更是干脆利落地断言:
无论怎么说,ECMA的“正式回应”并没有改变OOXML“起源于”并且“有利于”微软一家公司的事实。如果OOXML成为国际标准,必将助长微软Office继续称霸全球“桌面”的事实。(再驳微软“多标准”谬论 2008-01-28)

也许是觉得仍然无法显示自己的“激进”,袁萌特地在《再驳微软“多标准”谬论》一文的末端写道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注:
我不同意倪院士“希望微软用实际行动支持UOF”的表态,似乎已经默认OOXML将会成为国际标准。对于OOXML,中国政府应该继续说:“No”!(再驳微软“多标准”谬论 2008-01-28)

看到了吗?一个多么义愤填膺的开源旗手!似乎“默认OOXML将会成为国际标准”这样的想法,就意味着对开源界的被判,就有理由质疑同为开源知名人士的倪光南院士。然而,这一切在2008年的春节之后悄然发生变化……

20082月:为微软辩解的Linux专家

很多人以为,袁萌的转变源于2月下旬的微软公司之行,其实不然!早在2月初,袁萌的博客中就开始对微软显示了“客气”,这些从袁萌针对微软收购雅虎的一系列文章中其实可以体会到。不过限于本文主题,不做展开。

虽然2月袁萌的博客不多,但我们依然可以推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2月初,微软中国CTO李志霄和袁萌有了一次接触,“给我一份讲稿的电子文档提纲的打印稿” (有关电子文档的软件专利问题 2008-02-11),这次接触让袁萌的态度悄然发生了一点变化,“我仔细地拜读了它,并且思考了许多相关的问题。”(同上)
袁萌思考的究竟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思考的真正结果我们自然也无从知晓;但此后,袁萌立即停止了对微软的攻击,改为较为平实的判断,以及微软与开源和平共处的“期待”……
老实说,微软自己已经申请的那些“软件专利”,严重阻碍着它自己主导的文档标 准OOXML成为“国际标准”。要是发生“意外”,要是当真“那样”的话,就怪不得任何别人。我相信,微软迟早会抛弃它的“软件专利”(是它自己发展道路 上的绊脚石),走向完全开放的发展道路。祝愿微软,一路走好!(有关电子文档的软件专利问题 2008-02-11)
不能不提的是,就在2月中旬,袁萌和孙永杰就孙的一篇“Linux的春天在哪里?”发生了争论,就Linux产业写了多篇博客,“满怀激情”地就Linux的应用前景进行鼓吹和辩护,一时为业界瞩目!顿时,“Linux专家”、“Linux旗手”等这些称谓都戴在了袁萌的头上。
但几乎就在同时,221日,袁萌受邀造访微软(中国)总部。去之前袁萌说道:“去微软总部看看,回来之后,哪些东西能说,哪些东西不能说,我还不知道。”(在去微软(中国)总部之前,我该准备些什么? 2008-02-21
袁萌去了,回来之后什么也没有说!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成为中国Linux业界的一个谜——也许这个谜永远也解不开。

然而第二天,微软宣布提高开放性新战略,相对倪光南的“希望微软能作实质性的开放”和陆首群的“小步举措,有所进步,谨慎欢迎,尚待释疑”态度,袁萌分别在当天和3天后发表了博客《微软正在发生巨变》和《微软是否真的在变化?》,开始第一次直接为微软呐喊:
微软做出此项重大决定,是什么原因呢?是受了欧盟调查的影响?还是由于微软自身业已认识到软件业的未来?根据微软近日购并雅虎的重大举措,我们可以断定的是:主要是后者因素促成的。微软在进步,我们的对它的认识也要跟着变化。(微软正在发生巨变 2008-02-22)
微软不是“软件小作坊”,说话可以“不算数”。十年来,我们是亲眼看着微软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可以对微软的新一代高层领导班子寄予希望,经过共同努力,力求改变当今整个世界的软件格局。长期“对骂”,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途径)。(微软是否真的在变化? 2008-02-24)
这时,袁萌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不仅仅是对微软,而且对开源软件本身也在改变。借着微软开放API的“东风”,袁萌认为自己为微软辩护有了一个极好的理由,因此开始连续撰文,为微软张目,反击开源软件产业……
这 次,微软的大门算是打开了。在市场的舞台上,进行公开的“比试”(即产品竞争),那才算是“公平”的。开源软件的优势,不在于它有国家政策的保护(或支 持),而是它的彻底开放性。如今微软开放(API)了,开源软件的天然优势何在?空谈反对“私有软件”,今后怕是不再灵验了。(什么是程序的API? 2008-02-24)

2008年2月末:赤裸裸的微软支持者!

2008 年2月29日是ISO为OOXML设置“快速通道”的投票日,因此2月下旬成为OOXML标准通过与否的关键时刻,此时国内反对OOXML的声音也日益高 涨;特别是2月25日倪光南院士针对相关问题再次公开明确表态号召中国投反对票,该观点被多家媒体转载,引起了广泛关注。

这时,不知是出自自觉还是“东家”的指示下,袁萌先生紧急加快了博客的撰写速度(2月24日-29日6天内连续了发表10篇!)。而此时的袁萌,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对微软的激动和信任,开始赤裸裸地为微软的“开放”和OOXML张目。

袁 萌首先自打耳光的是他曾经斥之为“谬论”的“多标准”。由于ODF此前已经被通过为国际标准,OOXML要想过关,必须让世人理解,为什么在有了一个文档 标准之后,还需要再通过一个?但是聪明的袁萌先生还没有马上自己鼓吹,他在2月24日的《ODF与OOXML,两者能否“共存”?》一文中转引国外某“主 笔”(袁萌没有介绍此人背景)Ryan Paul的文章,称出现了“一个很独特的观点:即ODF与OOXML两者可以”共存” (严格讲是“共同演化”,即“Coevolution”)。不过也许还是怕有些过于太信赖袁萌的人误以为这篇是袁老师的反面教材,袁萌在博客最后还掩耳盗 铃地加了一句:
Patrick Durusau认为,“OOXML早期存在的严重缺陷,经过ECMA标准化过程中的严格评估,大部分已经解决了”;他相信,“现在,OOXML已经准备好 (ready),值得ISO组织进一步精炼(refinement)”。……不管怎么说,Durusau的建议是非常务实的,建议大家参阅原文。(ODF与OOXML,两者能否“共存”? 2008-02-25)

如果说截止到目前袁萌还保持着起码的学者态度、尽力维持着道貌岸然的表象的话,2月28日欧盟再次重罚微软的消息传来,让袁萌老师顿时恼羞成怒,深深为微软公司担忧着,并为欧盟的不识抬举跳脚开骂!
在去年,欧盟赢了微软”反垄断官司“之后,还是不满意,老是“嘀咕”(“dinged”)它的处罚没有效果(no effect),还想“动手”。……欧盟要是把微软”逼急”了,“狗急还要跳墙”呢!我们等着瞧吧!(欧盟重罚微软,遭到舆论抨击 2008-02-28)

不过袁萌老师忘了,就在不到40天之前,就在同样主题的一篇博客中,他是如何敞开胸怀感谢和崇拜欧盟的:
欧盟调查的另一个重点问题是所谓“OOXML”电子文档标准问题。微软为什么自己拒绝实现ODF?而热心于搞所谓的“文档转换器”?其中有何“猫腻”?欧盟手持“反垄断”武器,采用科学的市场调查方法,以事实为根据,以法理为准绳,硬是要把这个问题搞明白。(微软又遭欧盟调查 2008-01-16)

短短40天的时间,是什么让袁萌老师变成这样?在2月28日那篇博客中,袁萌老师自己解释道:
注:昨天,在OSS联盟的一次会议上,有人好心地提醒我:注意自己的态度不要转变的太快。我是在说“大实话”,也就顾不上那么许多了。(欧盟重罚微软,遭到舆论抨击 2008-02-28)

当 然我们现在可以知道,袁萌老师之所以“顾不得许多”,的确是时间紧、任务重呀!显然,前几天的辛勤劳动没有取得微软和袁萌期望的效果,2月28日,袁萌老 师终于迈出了他个人的关键一步,公开号召中国政府对OOXML投“赞成票”!——也许袁萌老师会和我争论,说他没有说过这句话,那么让我们看看原文吧!
OOXML文档标准的“第一稿”,有6千多页,是太多了,但是,它的“许改意见稿”,才有1千多页,我们为何不能去认真研究一下?行与不行,应当说(弄)个明白。政府决策得有根有据,哪能怕“麻烦”?我们不能被“忽悠”了。
   2月21日前的微软,封闭API,阻碍“互操作”,从而存在垄断市场的“行为”,该(狠)批。但是,如今微软誓言“API开放”,我们应该欢迎,并给予一定的“观察期”,这难道不对吗?(中国政府对OOXML应该投什么票? 2008-02-28)

如此苦口婆心,的确是教授风范——我们真的应该建议微软给袁萌老师颁发“最佳引导教育奖”。不过,这些还不够!袁萌老师的权威性,完全应该直接拿出态度出来,诸如下面的语言:
我们要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认真研究一下OOXML,给出一个明确说法。不表态,拖时间,投“No”票,是不公正的。(中国政府对OOXML应该投什么票? 2008-02-28)

唉哟哟!我记得我当时看到这段话目瞪口呆!不表态、拖时间、投“No”票三种都是“不公正”的,那么中国政府的唯一“公正”的抉择就应该是公开、马上去投“赞成票”!这是哪家子的“公正”?这是哪家子的“专家”、“权威”?!

然而,2月29日,OOXML未获各国赴日内瓦BRM的会议代表一致认可,“快速通道”计划破灭。这次失败对微软、对袁萌老师的打击都是显而易见的:
对我而言,OOXML未获ISO批准,是可惜,还是可气?这两种心情都有。一是因为OOXML是XML的一本“巨著”(可惜),二是因为微软这个“傻蛋”(可气),要搞“快速通道”(“Fast Track”)这个馊主意,结果害了自己。(日内瓦摊牌:OOXML未获多数代表批准 2008-03-01)

对这段话我无可置评,只能说:做人哟,不能太“袁萌”了罢……

2008年3月末:虚伪的文档格式权威

进入2008年3月,一切都回到了起跑线。但袁萌老师已经回不到原来的地位上来,只能尴尬地坐在原来的开源办公室,继续为微软出谋划策,也为自己鼓舞信心。
微软处于“四面楚歌”之中,未必完全是坏事,“险境”则思变。我对微软如何走出目前的险境,是寄予希望的。(微软陷于“四面楚歌”境地 2008-03-04)

3月13日,微软“2008 新一代企业级应用平台与开发技术发布大会”在工人体育馆举行。这是微软20年来最大的发布会,此时已经成为微软朋友和“同志”的袁萌,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但是,他自己深知:“我作为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副秘书长跑去祝贺微软产品的商业发布,岂非荒唐?” (有幸观看微软产品发布,归来有感 2008-03-14)因此,他采取了这样的行踪……
3月13日下午,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召开数千人大会,隆重庆祝Windows Server 2008的正式发布。此刻,我怕进不去会场,傻傻地呆坐在家中,有一种失落感。……(在论证了Windows 2008的重要意义之后)看来,我现在就得去工人体育馆周边溜溜,看看能否混进去,瞧瞧里面的热闹。(衷心祝贺Windows Server 2008正式发布 2008-03-13)

发布活动在1:35分正式开始,我是12:50分赶到的。湊巧等到了一入门票(免费,晚了恐怕等不到),位置在3入口17门黄色区域309区39排17号(体育馆的最高一排)。(有幸观看微软产品发布,归来有感 2008-03-14)

看到这两篇博客,我实在无语!所有51CTO的读者都知道如何才能参加大会;所有到过现场的观众都知道如果你真的12:50赶到现场该如何“凑巧”才能拿到门票并且还能进到大门里去!

如果一个人明明已经把屁股完全扔进了凳子,还假惺惺向别人让座,你该如何评价他?

如果全世界都知道了你是中国人,你却和旁边的中国人撇伦敦腔,你又该看待他?

袁萌老师此刻给我的印象,就是如此!

从3月17日开始,一如此前2月末的“快速通道”投票前夕,袁萌先生的博客发表速度明显加快,在17日到3月31日结果最终公布,袁萌老师在15天内发表了20篇博客,平均每天1.3篇。在此期间,袁萌几乎“博”必言OOXML,甚至在介绍“世界文档自由日”时也能发一通“要是今年3月29日OOXML没有成为“ISO标准”,只留下一个ODF,孤孤单单,好不可怜。双胞胎总比独生子要好(养活)一些。”的感慨(全球第一次举行《世界文档自由日》 2008-03-25);更在3月26日断言“如果OOXML倒霉,必然殃及ODF”、“如果OOXML好运,必然促进ODF”

不过,袁萌老师时刻不会忘记自己是文档格式和开源圈子的权威人士,该充的面子一定要充,当然该替主子说的话也不能不说,就像下面这段话:
如果这次OOXML投票失利,我心中是不会高兴的,因为,那将使得世界软件界失去了一种“技术平衡”,失去了一种“对话环境”,出现ODF的“一言堂”。 (难以抗拒的(OOXML)诱惑 2008-03-17)

为了对比,我还是把袁专家在大约50天前的话重新引用在下面:
大 家知道,ISO的宗旨是,“One standard, one test, and one conformity assessment procedure accepted everywhere”(“一个标准,一个检验,一个处处接受的一致性评价过程”)。十分明显,微软如此主张,不仅冲淡了已经存在一个电子文档国际标准 (ODF)的事实,而且公然挑战ISO制定国际标准的宗旨。(再驳微软“多标准”谬论 2008-01-28)

不过,要说袁老师最精彩的演出,那还是在3月29日ISO国际文档标准投票截止期前后几天的表现!

其实,身为微软“友好人士”的袁萌,早在投票前就已经基本判断出来了投票的结果。他在3月28暗示道:
欧盟境内的英国和捷克(等国)立场的转变,使得OOXML似乎“时来运转”,出现“一线转机”,开始有了“好运”的兆头。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3月29日,全球OOXML投票结束之后,微软就是赢了,我也不会欢呼,因为,心里感到很失落(指失去了以往的“反微激情”)。我们要艰难地适应新的“生活”,真心依托国际开源社区,极力推进ODF,创造出全新的产业格局。“国产软件危机论”,可以休矣!(如果OOXML好运,必然促进ODF 2008-03-28)

显然,袁萌老师已经做好了准备,以权威专家的身份,带领国人一步步接受微软OOXML成为国际标准的现实。

但 是,3月28日下午,51CTO的一则“内幕消息”,抢先发表了“OOXML通过已基本成定局,中国投反对票”的消息!也许是这一新闻打破了袁萌的步调, 更有可能是新闻中提到的“中国投反对票”让他震惊,一直在引导中国人民接受微软标准的袁萌,怎么能允许中国投反对票呢?!总之袁专家恼羞成怒了,斥之为“51CTO发布的假新闻”(参见《驳斥“微软OOXML标准已获通过”的假新闻》2008-03-29)!

然而,就在他在3月28日下午接受采访时称“正式结果需要在48小时后(北京时间周一晨)才能得到”后,3月30日午前他在博客上发布“快讯”:
根据“OOXML投票追踪器”提供的最新情况,由于英国和爱尔兰改变原来投“No”票的决定,转为投“Yes”票,因而,OOXML可望最终获得ISO批准。(快讯:OOXML将获得ISO批准 2008-03-30 11:05:30)

请大家注意的是,所谓英国等改投赞成票的情况,早在3月28日袁萌先生已经公布了。那么这则快讯的内容,和51CTO公布的毫无二致!

3月31日,正式的投票结果已经公布,得意的袁萌老师在继续自己的事业、大声疾呼 “勇敢地迎接电子文档“双轨制”的到来”的同时,继续以他专家的身份误导所有的中国用户,暗示他和中国政府是站在一个队伍里的!——正如那个经典的“勇士”:你敢打我?那,谁敢打我们俩?
注:截止此刻为止,在国外多种网络媒体上,我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关中国政府对OOXML的投票信息,因而,现在就想当然地断定中国政府对OOXML投了“No”票,似乎还缺乏事实根据,不能令人信服,除非ISO患了“健忘症”。(我的心愿:OOXML与ODF取长补短,携手前行 2008-04-02)

然而,2天以后,ISO却重重地打了袁老师一个耳光。公开的资料证明,中国政府投的并不是袁萌老师所说的“弃权”或者赞同票,的确是被他驳斥的“假新闻”里提到的“No”票无疑。不过别以为我们的专家会因此道歉或者承认错误!袁萌老师依然有话说——
在ISO官方材料里面,虽然ISO把中国列入那些投“No”票的P-成员国栏目,但是,ISO同时用“*”号注明是带有Comments(评论)的。(OOXML全球投票,中国反对的是什么? 2008-04-04)

狡辩到如此,也许您觉得已经是可笑了;不过别着急,还没有结束!我们的专家,还要由此给我们上一课,一节关于大是大非问题判断的道德课程!
在我们国内出现了不少文章,喜欢冠以“中国对OOXML投了反对票”,甚至制造“包括中国在内的投(OOXML)反对票的国家”的说法,毫无疑问,在概念内涵和推理逻辑上,这些说法都是一些不符合事实的错误概念,以致混淆是非,蒙蔽舆论,误导公众,应当予以纠正。(OOXML全球投票,中国反对的是什么? 2008-04-04)

“混淆是非、蒙蔽舆论、误导公众”这三个词让我眼前一亮,我一直想不出给袁伪专家一个怎样的定性,原来答案就在袁老师自己的博客里!还有谁比我们的袁伪专家更适合“混淆是非、蒙蔽舆论、误导公众”这三个词的吗?

结语:袁萌老师,所有开源人感谢您!
对所有关注中国开源的人士来说,从1月到4月初,短短三个月,袁萌老师变得让人看不懂、让人不明白、让人目瞪口呆!但仔细看来,袁萌老师的话语其实很易懂,袁萌老师的目的很清晰,袁萌老师的为人很让人明了。

100天可以改变一个人,但如果这个人的改变能让我们对这个世界的阴险和黑暗更了解一点,那么我想这是袁萌教授带给我们的丰厚财富!

袁萌老师,所有开源人感谢您!

全文完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xndd 2011-1-25 10:48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利益让yuan teacher出问题了吗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LUPA|人才芯片工程|人才招聘|LUPA认证|LUPA教育|LUPA开源社区 ( 浙B2-20090187  

返回顶部